业绩分化、模式切换,券业小跑进入格局重塑期

秒速赛车APP股市张婧熠2018-05-16 22:06

评论0

日前,上市券商发布了4月经营月报。29家上市券商合计实现营收115亿元、实现净利润42亿元,同比皆小幅回落,环比则分别下滑35%、51%。从具体业务来看,自营和投行业务环比下滑明显,成为拖累业绩的主因。从单月以及年内业绩表现来看,券商之间还呈现出大幅分化的格局。

单月业绩存在很多偶然因素,但是波动、分化的确是这三四年来券商行业不变的主题词。在强监管周期下,券商的各项业务模式都在经历着深刻变化。通过转型财富管理、提升主动管理能力等,券商在为更高的市场份额、更多的发展空间奋力一搏。而在投行等业务领域,业绩表现和业务发展的分化已经日趋明显,承销规模和市场份额都在向头部券商集中。

事实上,从2015年以来,行业集中度已经进入新一轮的快速提升当中。在从严监管、加快开放的趋势下,具备资本实力、创新能力的大券商占据更大优势。“强者恒强”成为了行业共识,券业正进入加速洗牌、优胜劣汰的格局重塑期。

经纪转型:如何更好地“看天吃饭”

国内券商仍没有办法摆脱“看天吃饭”的宿命。

证券业协会发布的行业总体情况显示,2017年,经纪业务代理买卖证券业务净收入仅为821亿元,较去年减少了22%。而如果与2015年时高达2691亿元的代理买卖证券业务净收入相比,去年券商行业经纪净收入下跌了七成。

决定国内券商仍要“看天吃饭”的有两大因素。中国的股市是散户市,这是加剧券商行业波动的一大原因。作为券商经纪业务的客户群体之一,行情高涨、佣金下降等都会刺激散户的入市和交易热情。反之,当行情低迷、赚钱效应衰退时,散户的交易活跃度下降明显,并由此造成券商业绩的剧烈波动。与之形成对比的是,境外成熟市场以机构投资者为主,交易行为较为成熟;同时,机构投资者对于券商的诉求更多集中在服务价值,这减少了费率战的概率,并为券商带去相对稳定的收入。

导致国内券商“看天吃饭”的另一原因是业务模式。目前,国内券商的商业模式仍以提供通道性质的服务为主。而通道业务最大的弊端,即不能实现收入的增值;尤其在佣金率单边下降、监管压缩通道业务空间的趋势下,提高收入的转机只能寄希望于行情的推动。

为摆脱行情波动带来的冲击,转型势在必行。

一个有利的市场趋势变化,为券业转型提供了良机。当前,新股发行改革的稳步推进、海外独角兽回归,吸引着机构客户长期资金入市;境外资本也有望随A 股纳入MSCI 被动增持,机构投资者市值占比有望稳步提升。A股机构化趋势明显。而机构投资者的扩容,还会带来对冲、套利等多样化的投资需求,给券商业务发展带来新机会,同时也尽量平滑因行情而造成的业绩波动。

另一重要的趋势,是券商自身向财富管理的转型。在广发证券行业分析师陈福看来,佣金战虽然近期有缓和的趋势,但行业利润明显压缩,券商寻求向财富管理转型,以提增业务利润率。而当前,高净值人群的财富管理需求也日渐旺盛,这部分人群呈现年轻化、专业人士化的趋势。对应此类需求特点,券商以投资为主、产品和服务更为多样化的财富管理模式具有较强的吸引力。

“家庭财富的增长带来更多元化的投资需求,投资者教育的普及提升了市场对资产配置的重视,这是券商难得的时代红利。”一位分管经纪业务的券商高管强调,与其它金融同业相比,券商做财富管理的优势也很明显。以理财代销为例,银行理财产品的销售仍是“超市逻辑”,终端对于中高风险的产品相对不够熟悉;而券商在销售终端和客户群体上与中高风险产品更为匹配,且在管理产品组合、投资咨询等方面的优势更加明显。

从业内来看,完善客户分层、组织架构改革、加大智能化系统建设、重构投顾服务体系等战略调整,已经开始推进。

机制灵活的部分券商较早就完成了业务体系的搭建。以华泰证券为例,从业务架构上来看,公司打造了以“涨乐财富通”为平台的零售业务体系、以投资顾问为核心的财富管理体系,以及机构客户服务体系。今年一季度,华泰证券依然保持了股基交易量市场占有率第一。

以“佣金宝”最先搅动券商互联网展业热潮的国金证券,将零售客户、机构和高净值客户区别,分别并入经纪业务、销售交易条线中。这使得零售业务的转型推进较快,目前,国金证券客户端已完成基础架构的自主研发更迭,未来将继续推进以投资为核心的理财模块等功能迭代。

老牌券商也开始了行动。行业龙头中信证券的财富管理转型,一方面是通过强化分支机构管理、完善客户开发服务体系做大客户规模;另一方面搭建金融产品超市,增强交易和配置能力,提升服务质量,满足客户多元化的财富管理需求。

“经纪业务只是入口。由通道业务向财富管理转型,别无选择。”中信证券行业分析师邵子钦表示,若去年的市场特点是散户机构化,年内市场可能呈现机构集中化。这要求券商需要搭建全产品平台,以满足客户避免被割韭菜、实现资产保值增值的目标。而券商收入也将由交易佣金逐渐转变为财富管理费用收费,与客户利益绑定。

资管与投行业务:整顿未完,分化已至

在正本清源的监管整顿之后,券商资管和投行业务正在经历艰难的转型期。业务模式的变化还波及到行业格局,业绩表现和业务发展的分化已经日趋明显。

2016年以来券商资管步入整顿规范期,监管层出台的一系列降杠杆、去通道等政策,引导业务提升主动投资能力、回归本源。与之相应的是,券商资管规模从去年一季度达到18.8万亿元新高后出现下滑;截至2018年3月底,资管业务管理资产规模回落到16.12 万亿元。一年时间,券商资管规模缩水了2万亿元。

比规模下降更艰难的,是业务模式的转变。2017年11月,资管新规征求意见稿发布,对多层嵌套,刚性兑付、资金池业务等做出严格限制与规定,明确提出要消除多层嵌套和通道,要求金融机构不得为其他金融机构的资产管理产品提供规避投资范围、杠杆约束等监管要求的通道服务。今年4月,资管新规正式发布,维持此前的从严力度,禁止资金池和期限错配等立场并未发生变化。

但从资管业务收入来看,行业已经度过了冲击影响最剧烈的时刻。2017 年上市券商合计实现资管收入274.5 亿元,同比增长9%;今年一季度,上市券商实现资管收入65.21亿元,同比增长了17%。

东吴证券首席证券行业分析师丁文韬表示,券商资管已经充分重视并适应了新的监管导向,资管新规落地后不会再造成额外冲击;但在行业转型调整阶段,除部分持续重点发展主动管理的券商之外,目前大部分券商的定向资产管理规模占比均达到八成以上,行业转型主动管理还需要过渡期。“大型券商在人才资源和资源配置上更占优势,且主动管理资产规模本身就处于行业领先,拥有较高的基数和品牌优势,因而有望率先实现转型。”

邵子钦也表示称,表面上看资管规模总量在萎缩,但这是一个去伪存真的过程。对于具有基础资产控制,产品创设和风险管理能力的公司来说,是凸显核心竞争力,扩大资产管理规模的新机遇。当前,中国仍处于散户机构化的过程之中,投资者教育仍有待进一步深化,机构成熟度还需要通过进一步洗牌而提升。从产品类型来看,现阶段主动型投资产品仍占有一席之地,而被动型产品、另类投资和特殊解决方案资产也面临巨大的发展机遇。

同样是经历了监管收紧和行业整顿,投行业务却呈现了另一番景象。

今年一季度IPO累计承销37个,募资398亿元,规模同比下降43%;审核趋严,被否率大幅增长。再融资规模再度收缩,一季度规模4731亿元,同比下滑7%。同期债券募资7063亿元,同比增加5%,公司债、企业债规模均有显著增加。受此影响,上市券商投行业务收入同比下降了近三成,拖累业绩表现。一季报显示,30家上市券商实现营业收入600.16亿元,同比下滑1%;实现净利润188.63亿元,同比下降了11%。

受发行节奏和市场波动影响,投行业务收入仍处于较大波动之中。在降薪、裁员等消息纷扰下,“投行寒冬”似乎越来越近。而与资管业务发展趋势类似的是,行业分化开始明显,承销规模集中度和市场份额均在向头部券商集中。

在分析师看来,自2015年行业监管从严后,大券商投行业务风控合规更加严格、经营较为稳健规范,面临的监管风险相对较少;IPO审核从严常态化,大型投行经营更为规范、合规标准更高、团队经验和项目资源更为丰富,IPO审核通过率往往较高。未来,伴随券商资本市场融资核心地位加强,国内券商行业迎来新的发展机遇,大券商在投行、股权投资、主动管理等机构业务具备核心竞争力,市场份额还会有所提升。

为何“强者恒强”成共识?

据不完全统计,5月刚刚过半,“强者恒强”这个词就在非银行业研究报告中就出现了近30次。若以2016年底分析师开始频繁提及来计算,出现频率可能还要惊人。

在分析师看来,2015年下半年,股市异常波动暴露了较多风险点,行业进入强监管周期。在这一环境下,经营管理效率高,资本实力强劲的券商,更有优势去抵御风险。而在券商行业开启多元化业务布局的过程中,竞争日益激烈;业务链完善、客群基础稳定、资质优良的大券商也相对更具优势。中小券商可以通过单点突破,找到业绩增长点,但全面综合发展难以实现。这是“强者恒强”的基本逻辑。

数据能够更清晰的体现这一趋势。

在对比集中度的变化时,业内多习惯使用CR5、CR10等指标统计行业前5、前10位的汇总数据。秒速赛车统计2007年以来的券商营收、净利润数据发现,从2015年起,证券行业营业收入和利润正开始新一轮的向龙头券商集中。

 

 

 

 

 

 

 

 

 

在2015年之前,行业集中度也出现过明显的变化。数据显示,在行情表现较差的2008年和2011年,券商收入和净利润的CR5、CR10都出现过峰值。

根据行业分析师的判断,此前经纪业务和自营业务收入的占比一直在60%以上;在熊市行情期间,市场交易量和行情表现拖累经纪业务和自营业务收入,行业整体盈利出现下滑。这期间,大券商收入结构相对均衡,经营稳健性相对较高,业绩稳定性相对较高,这意味着他们对极端行情的防御力更高,在极端行情下,行业盈利向大券商集中。

2012年以来,券商营收和净利润集中度再度出现一轮上扬走势。尤其在2015年后,这一趋势更加明显而剧烈。

以券商营收为例,营收CR5在2017年达到36.44%,比2012年提升了近10个百分点,并创下十年以来最高值;CR10也达到52.63%,较2013年的阶段低点也提高了10个百分点。净利润集中度从2016年开始企稳回升。至2017年,券商净利润CR5、CR10分别为41.21%、60%,环比提高了11个、12个百分点。

这一轮行业集中的快速提升,受当前强监管的影响显著。“在新的政策环境下,证券行业进入加速洗牌、优胜劣汰的格局重塑期,具有核心竞争能力、强大资本实力、创新能力、积极转型变革的大券商将占据更大优势。”国泰君安行业分析师刘欣琦表示。

多数行业分析师也均强调,行业集中度提升的趋势依然会持续。在加强资本市场融资能力的要求下,龙头券商的资金、定价、风控和客户资源等方面领先优势将发挥效果,市场份额持续提升、业务有望进一步领先。另一方面,多层次资本市场建设和金融业对外开放,将加快创新业务和创新品种的推出;在当前从严监管的基调下,龙头券商也将最先获益。

近期两起政策调整也能很好的验证这一预判。在部分场外期权业务暂停之后,有市场消息称即将出台新规对业务进行规范。新规提升参与门槛要求,且对券商参与场外期权交易实施分层管理,将创设的权利集中到了行业内少数头部券商。当前,每月新增名义本金前五大券的占比已经达到90%左右,场外期权业务市场集中度较高,未来强者恒强格局还将延续。此外,正在推进中的CDR政策落地在即,对券商的收入贡献主要包括承销费、托管费和交易佣金。综合实力比较强、在境外有分支机构的龙头券商更具优势,利润增厚效应也将更为显著。

“强者恒强”是否意味着行业格局将由此固化?这一定论目前也为时尚早。在细分的业务领域,尤其是集中度还在下滑的经纪业务上,仍存在着变革的可能。

根据国泰君安的统计,2012-2014年,受行业新设网点审批放开和互联网展业影响,经纪业务市场份额集中度经历了一轮上涨。但2015年以后,佣金战愈演愈烈,经纪业务竞争加剧;同时,以东方财富、平安证券为代表的部分中小券商弯道超车,市场份额逆市提升,侵蚀了头部券商的市场份额,行业市场集中度开始下滑。截止2018年1月,经纪业务CR5从2015年底30.2%下滑至28.1%,减少2.1%,同期CR10从50.9%下滑至47.0%,减少3.9%。

国金证券副总裁纪路在此前接受采访时也强调,传统经纪业务的集中度在提升,中小券商很难撼动当前的格局。但在新的赛道和业务模式上,近两三年不断出现在迅速超车的券商,说明当前仍是存在变革、充满可能性的时代。尤其是监管环境和市场环境都已企稳向好,在细分领域具备资源优势的券商,未来还有很大的发展机会很大。

此内容为秒速赛车原创。未经秒速赛车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秒速赛车将追究侵权者的法律责任。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秒速赛车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编辑:陈天翔

评论

关闭广告